北京交通执法总队:对专车软件尚无罚款权

  京华时报记者 黄海蕾 廖丰 实习记者 蒋雅琛

  前天,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在首都机场T3航站楼前共查到3辆“专车”,全部为从事非法运营的私家车。一时,专车服务合法性的问题再次引起讨论。专车到底合法与否?执法队员处罚了打着专车旗号进行非法运营的私家车主,为何不对组织非法运营的专车软件服务商进行处罚?同时,深受乘客青睐的专车服务为何被置于“两难”漩涡,争议的焦点在哪里?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表态

  对召车软件平台无罚款权

  前天,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在首都机场查扣私家车变身的专车时表示,目前,按照规定,私家车主最高处2万元以内的罚款。但对于为私家车从事非法运营提供信息的软件服务商又该如何处理呢?

  昨天,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新闻发言人梁建伟告诉京华时报记者,执法总队有权处罚私家车主,根据现行法律,执法总队可以约谈滴滴专车、易到用车的经营商,劝其整改,但无法对其组织非法运营的行为进行处罚。上海通过立法已经实现监管有依据,但目前北京相关的法律尚在推动。

  另外,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可以对软件运营商的行为进行案件移交,此前,网络监管部门、工商、税务、运输局等多个部门曾开碰头会,如何移交,移交给谁,尚没有结果。

  去年8月,《上海市查处车辆非法客运办法》出台,要求召车信息服务商必须向交通行政管理部门提供驾驶员和车辆的信息,对于经认定不具备营运资格的,服务商不得提供召车信息服务。对于违反上述规定要求的,管理部门将对服务商处以3万-10万元的罚款。

  并非所有专车服务都非法

  此前,开展专车服务的经营商多次提到,软件平台仅仅提供信息服务,而从事出租运营服务的所有车辆来自正规租赁公司,司机则从劳务公司派遣,软件平台只起发送信息的作用。“我们的运营模式没有问题,不然政府也不可能让我们存在这么久。”滴滴专车相关负责人说。

  梁建伟认为,从目前看,执法总队查的所有专

  车全部为私家车,而且从一年来的调查看,这些车的司机绝大多数应该是私家车主,对于这种打着专车服务的幌子开展非法运营的形式,执法总队要坚决打击。

  另外,对于召车软件平台的车辆来自正规租赁公司、司机来自劳务派遣的说法,“如果是这种运营模式,我并没说它违法”,梁建伟说。

  指滴滴等软件商推卸责任

  滴滴专车相关负责人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表示,目前,滴滴专车的模式是软件服务商与正规汽车租赁公司、劳务公司签订合同,服务商仅提供信息服务,不从事出租运营。对于多次被查扣的专车其实为私家车,该负责人说,滴滴专车与汽车租赁公司签订合同,如果租赁公司自己采用私家车主滴滴是不好干预的,只能说加强监管和审查。去年8月,易到用车相关负责人也曾向京华时报记者给予类似的回复,即加强审查和管理。但半年多已过,易到用车仍屡屡被查到采用私家车非法运营。

  昨天,梁建伟表示,自去年至今,北京查扣的滴滴专车、易到用车等所有软件服务商提供的专车全部为私家车。车辆被查扣后,也有司机称自己和租赁公司签订合同,但至今无一名司机曾提交过类似合同。

  “司机只说所有招募、培训的过程都是在滴滴、易到完成,有无租赁公司的存在很难说得清。”梁建伟告诉京华时报记者,根据《汽车租赁管理办法》的规定,所有租赁车辆必须挂在经营者名下,无论是私家车还是租赁公司的车,滴滴在登记车辆行驶执照的信息时一眼就能看出。也就是说,滴滴把私家车非法运营的责任往租赁公司身上推是推卸责任。

  □调查

  2015年元旦刚过,沈阳的出租车司机就开始抗议专车的兴起及“黑车”挂靠约租车平台漂白的问题;1月6日,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执法人员在首都机场T3航站楼前突击查到3辆“专车”,全部为从事非法运营的私家车。约租车领域车源不足、监管规范滞后使得私家车大量涌入。

  平台疯狂抢客挖人抢车

  2014年12月中旬,百度宣布战略入股国际打车软件Uber,宣告专车业务BAT“三国杀”的局面定型,2014年8月百度曾以约3亿美元入股易到用车。而在打车软件形成寡头局面后,阿里系快的打车推出了一号专车业务,滴滴打车也推出了滴滴专车业务。与此同时,自有租赁公司资源的AA租车和神州专车在专车领域也自成一派。

  各路玩家聚首约租车市场,一时间,用红包、返现、代金券进行抢客大战;以到出租车公司

  挖人、到分类信息网站发帖、发放现金奖励为手段进行抢司机大战;以拉拢租赁公司、盘活企业自有车源为手段进行抢车大战。约租车平台不约而同表示,订单供不应求是目前这个市场发展最大的瓶颈,因此车源的争夺是各家争夺的关键。

  公务车司机兼职干专车

  不过据记者了解,汽车租赁公司车辆的营运牌照实在有限,购置车辆前还要向相关部门申请指标。以北京为例,目前北京有约1000家租赁公司,大概只有2万张牌照,而今年只发了4000多张牌照。牌照资源紧缺难以满足约租车平台扩张的要求,记者调查发现,这种情况下,一些约租车平台暗中吸收了私家车车辆。

  记者日前在朋友圈中看到了自称是北京专车招聘专员卢先生发的招募车辆和全职司机加盟的信息,招募帖中的几个平台均为目前广告打得火热的约租车平台。

  以某知名约租车平台为例,其招募要求是:驾龄三年以上,年龄55岁以下,北京牌照,裸车12万以上(轿车、商务、SUV均可)车龄5年以内,符合条件者需要培训才能上岗。卢先生称,符合条件的私家车主可将车挂靠到一家租赁公司,自己可开车接单载客,不过牌照不能变成客运牌照,不需要交份子钱,每月工资结构为“基本工资+接单提成+平台奖励”。

  在体验多辆专车的过程中,有司机承认,是用自家车在业余时间兼职接单,平台的培训内容之一就包括如果被乘客或交通枢纽附近的便衣警察问到时该如何规避。

  程师傅曾是首汽国宾队商务车型的司机,他加入滴滴专车两个月,每月收入均在1万元以上。程师傅告诉记者,“我干出租时间长了,知道执法总队的人怎么查‘黑车’,所以罚款的事儿也比别人少。”。

  据程师傅介绍,同行中有不少大胆的年轻人本来是公务车司机或给老板开车,现在也兼职干专车。昨天,记者从北京执法总队获悉,此前,他们确实查到有司机开公务车提供专车服务。

  不少专车司机表示,私家车摇身变“专车”,一辆20万元左右的舒适性私家车月收入可达一万多元。若是40万元以上的奥迪、宝马等高档车,月收入两三万也不稀奇。

  司机联合设基金防被查

  记者多方调查发现,所有从事专车服务的私家车主均知道自己从事的为非法出租运营,躲避执法总队的查扣是首先要学会的本事,一旦被抓罚款两万元,一个月的收入就全部打了水漂。

  为降低司机被抓的风险,易到用车甚至会提前给司机打招呼。昨天,北京执法总队工作人员说,在查看被扣车辆司机的手机时,他们曾发现易到用车给司机群发的短信,“就是说年底机场、火车站严查黑车,司机能不去就不去,诸如此类的话。”

  司机单师傅告诉记者,在几个月前,他们曾和几十个同行联手,成立类似基金会的组织,每人交300元入伙,一旦有人被查,个人承担一部分罚款,其余由基金会交钱。

  “现在新组织又复杂了,但个人付的比例更少了。”单师傅说,该组织由劳务公司牵头,成立基金会后,一旦发生司机被查扣问题,劳务公司派人与执法总队交涉,个人负担10%,租赁公司负担10%,剩余的从基金内扣除,基金不够后,成员继续交钱。

  北京交通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表示,在私车查扣中,部分多次因非法运营被查扣,而且其车牌号都有备案,如果有车连续违规肯定要被重罚。

  □争议

  关键词

  1

  安全问题

  为不少乘客喜闻乐见的约租车服务,之所以被置于“两难”漩涡之中,争议的焦点在于:私家车载客服务的局面如何破题,以及如何权衡专车与出租车市场的利益。持反方态度的人士认为大量私家车涌入会造成监管难题,对乘客来说存在安全隐患。与此同时,正视市场需求和鼓励创新的呼声也不绝于耳。

  反方

  监管困难存在安全隐患

  交通运输部最新颁布的《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已于2015年1月1日正式施行。根据规定,约租车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司机必须取得从业资格证,允许其从事客运服务;二是车辆必须取得运输许可证,允许其从事营运活动。约租车平台与正规租赁公司合作不存在政策和法律风险,这已成为市场共识。而在目前,一些私家车涌入约租车领域变身专车。

  对此,全国中小汽车租赁联盟执行理事长、租赁行业协会副会长范永耀认为,这存在两个问题,首先,根据目前的法律规定,个人车辆与租赁营运车辆不同,比如营运载客汽车有强制报废年限;其次,大量私家车涌入约租车领域会造成监管难题。

  某不愿具名的大型租车公司高层告诉记者,即使是崇尚整合私家车资源的Uber也遭遇了政策风险,现在法国、德国、西班牙、韩国、印度,甚至美国的一些州也禁止Uber的私家车营运。前段时间印度发生的Uber司机性侵事件给行业敲响了警钟,虽然GPS技术、实名认证技术很先进,但行业仍经不起一次两次这类事件的冲击。目前预约平台为了快速扩张,委托各类中介公司招人招车,私家车主的准入标准参差不齐,一些招聘公司甚至不进行违法犯罪记录审核,这里面存在安全隐患。

  正方

  堵不如疏应允许备案进入

  对于中国约租车行业现状,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李宇恒建议,监管部门应以开放的心态和良性引导的方式来对待:“随着互联网与出租行业的不断融合,产生了互联网专车业务,虽然私家车没有营运资格,但是在互联网专车平台的管理、运营下,能够激活大量闲置资源,能为人们出行带来方便,是今后出租行业的重要方向。”

  专车司机王师傅坦言,即便是私家车变身专车进行载客,也跟以前的“黑车”截然不同,“黑车”是那些没有在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办理任何相关手续,同时漫天叫价、安全性极低的车辆,但是约租车平台的专车有实名登记,在车型准入、计费方式、司机考核等方面都已经有了一套标准。“打击‘黑车’的行动已经开展了多年,但是依然没有杜绝,说明群众需求存在,疏导或许是比打击更好的治理方式。”王师傅说,“能够通过手机叫来服务好、可追踪的专车,人民群众自然把‘黑车’摒弃掉。现在的问题是出租车、专车都不够多,一些城市死角还没有很好地覆盖到,所以‘黑车’才有生存的空间。”

  易到用车CEO周航一直崇尚社会车辆共享的理念,在他看来,把出行的人和有车的人通过合理的方式连接起来是社会发展的趋势。易到用车建议,政府应建立约租车市场规范,整合闲置运营资源,未来在政策监管和交管规范下,可以尝试开放社会车辆资源,让社会车辆通过交管备案、考核等审核机制,加入到约租车体系服务中。

  对于安全问题,滴滴专车介绍,在服务过程中出现事故,如果是车辆责任,由租赁车公司及车辆保险来赔付;如果是驾驶员责任,则由劳务公司来赔付。此外,如果超出赔付范围和金额,由平台自有的“基金池”来赔付。该“基金池”委托中国人寿设立管理,前期滴滴专车平台投入100万元保底资金,每次订单服务后再从服务费中投入1元,如服务过程中产生车险、人险理赔范围之外的赔付,将由中国人寿进行评估并从“基金池”进行赔付。

  而一号专车称,平台给乘客提供的保障包括100万元第三方责任险和20万的坐乘险,确保车辆在运行过程中如果发生事故和剐蹭,对外部的车辆和行人的损失及乘客进行相关理赔;此外,每辆车还购买了50万的交通意外险。

  关键词

  2

  对出租车影响

  虽然约租车服务在发达国家已经非常成熟,但在中国还是新生事物,专车业务对出租车市场的冲击牵动着出租车司机和监管层的神经,出租车司机对专车的不满也不时见诸报端。

  反方

  破坏出租车市场秩序

  昨天,记者从北京多个出租车公司处了解到,近一个月,滴滴专车、易到用车以及一号专车的补贴幅度很大,导致专车与出租车的收费差距变小,很多乘客选择了专车。“最近尤其明显,早晚高峰时段在大街上扫活儿,就发现不少出租车是空车。”北汽出租车公司董师傅说,最近很多司机提前收车,就是因为活跟以前相比少了。“他们就是‘黑车’,万一出事,我们背后还有公司保障,怎么也不能让‘黑车’大行其道呀!”董师傅说。

  某大型出租车公司负责人

  表示,由于客流量下降,司机圈内产生了一些不良的情绪。北京市交通运输局出租处负责人表示,目前,专车软件服务商大肆招揽私家车主从事非法运营,扰乱了正常出租运营的市场秩序,“我们是受害者,但是对违法者却没有约束的办法。”

  随着约租车领域竞争愈发激烈,原本定位于中高端的专车业务以各种补贴形式吸引用户尝试体验,这使得约租车平台与出租车司机之间的关系越发紧张。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李宇恒认为,现阶段专车业务对出租车行业有一定冲击。专车业务与出租车业务的重合部分较多,虽然专车业务的初衷是为了满足乘客的个性化需求,但事实上抢占了出租车较多市场份额。“这主要是由于当前专车业务的价格与出租车价格还未出现较大差距,而且专车的服务较好,受到市场青睐。”

  “专车价格一定要和出租车价格有明显区分,不然不就乱了吗?”45岁的出租车司机蒋师傅对专车意见很大。他说,出租车司机最看不惯的是原来的“黑车”得以漂白,这样老实巴交的出租车司机岂不是吃了大亏?

  正方

  对出租车市场是积极补充

  “在美国,1000人拥有800辆车,而中国1000人拥有180辆车。”快的打车首席战略官、一号专车总经理李祖闽说,目前,全国每天有3000万出租车订单需求,但是只有60%被满足,专车全国日订单量不过几十万单,不仅冲击不到出租车市场,甚至是对出租车市场的积极补充。

  为了区别专车和出租车的客群,约租车平台号称通过大数据进行评估。以一号专车为例,由于兄弟公司有快的打车服务的城市数(包括香港在内)已经超过了300个,基于后台的数据,可以清晰地发现哪些城市需要差异化的出行服务。首先,因为出租车的供给在过去十几年受到比较严格的控制;其次,中国出租车打车费和外国相比算是比较便宜的,这样就客观地造成了供不应求的局面,而这两个矛盾更突出的地方很容易出现差异化的需求。

  滴滴专车方面也表示,滴滴专车是滴滴打车的有益补充,是为了解决目前滴滴打车平台上每天近200万出行需求得不到满足的困境,同时为差异化出行需求提供便利。资料显示,自北京发出《关于1994年控制出租汽车总量增加的通知》至今,北京出租车的数量始终控制在6万辆左右,但是北京常住人口数已经从上世纪90年代的1000多万增加到了现在的2000多万。

  “传统的出租车服务和管理体制是该变一变了。”专车司机梁师傅说,上下班高峰期时,他经常看到出租车司机在路边抽烟、聊天,就是不拉活,这也激发了高峰期时段专车的需求量,出租车行业对此应该反思为什么自己不改变。梁师傅表示,出租车司机不愿拉活,背后的原因是管理体制问题,收入和付出不平衡的情况下,肯定会选做甩手掌柜。

  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表示,专车服务是实名的,通过线上支付,可以追踪、评价,与淘宝类似,商家为了得到好评会

  不断改善服务,专车司机服务好不仅可以得到平台真金白银的现金奖励,在抢单过程中也会得到系统优先推送。这样的良性机制会使专车服务越来越好,同时也会倒逼传统出租车行业改善服务。

  >>小贴士

  辨别私家专车可以查看两证

  交通运输部最新颁布的《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已从2015年1月1日正式施行。根据规定,约租车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司机必须取得从业资格证,允许其从事客运服务;二是车辆必须取得运输许可证,允许其从事营运活动。

  乘客如何辨别专车是否是私家车?按照上述规定,约租车虽无外观区别,但内有证件可供查看,其车内应在显著位置摆放《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等,乘客有权查看,在无证可查情况下可拒绝搭乘。

  各地对私家车变身专车规定及查处情况

  2014年8月

  北京市交通委下发通知,严禁私家车用于汽车租赁企业经营,并且禁止汽车租赁公司配备代驾司机。

  10底

  沈阳市交通局指出,在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的情况下,以提供专车或商务租车服务为名的营运行为,属非法营运。

  11月

  南京分别查到两辆涉嫌非法运营的滴滴专车,并开出了首张“专车罚单”;一号专车也被开具一张非法运营的万元罚单,理由是该车辆无租赁备案、无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

  12月17日

  重庆对位于南岸区南坪东路的Uber培训现场进行了突击检查,称Uber有部分材料内容诱导参训私家车主如何应对执法人员检查和逃避法律责任。

  12月24日

  淄博叫停滴滴专车中的私家车,并称私家车、社会车辆等非正规出租车辆,通过打车软件从事出租客运均属非法行为,最高可处3万元罚款。

  12月25日

  上海通报已查扣12辆滴滴专车,其中5辆车驾驶员各被行政罚款1万元。

  2015年1月6日

  北京交通执法队员在首都机场T3航站楼前共查到3辆“专车”,全部为从事非法运营的私家车。

  1月7日

  青岛查处一辆去酒店接客人的滴滴专车,执法人员当场检查了该车辆驾驶员的手机软件,确认为“黑车”,执法人员表示将对其处以至少3万元的罚款。

分类:汽车政策 | 人气: | 时间:2015-09-27 17:16:48 | 发布:汽车网
本文地址:http://www.42225.com/qczc/10885.html
本文标题:北京交通执法总队:对专车软件尚无罚款权

更多汽车网分类

热门汽车政策汽车网

最新汽车政策汽车网

随机推荐汽车政策

最新汽车网 热门汽车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4222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汽车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