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荣兴闪辞 北京现代四工厂将进入博弈期

  4月14日,北京现代正式对外发布公告称,自4月11日起,韩国现代汽车集团中国事业负责人薛荣兴副会长正式辞职,不再负责中国市场的各项业务,其职位由北京现代总经理崔成起接任,原北现负责生产的副总经理金泰润将接替崔成起,出任北现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公告中,北京现代并未说明薛荣兴的辞职理由。据韩国《朝鲜日报》披露,这位“中国通”选择辞职的原因之一是,“要为后辈勇退”。薛荣兴今年69岁,现代集团称“考虑到其高龄,受理了他的辞职信”。现代中国方面向记者表示,这种说法的可能性较大。

  此时,薛荣兴负责的现代汽车大中华区业务正处于转型关键期。特别是北京现代汽车,在用户累计辆达到500万辆、年销量突破100万辆后,急于希望扩大产能,再创佳绩。不过直到记者发稿时,北京现代四工厂的选址仍未敲定。

  薛荣兴是北现四工厂选址的主要负责人。去年5月,他曾主动向路透社表示,北现新工厂的候选地址在中国西部。不过,经过一年多的斡旋,北京市政府仍不希望现代在重庆有“根据地”。韩国媒体称,这件事令薛荣兴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也许是造成其辞职的原因之一。现代中国否认了这一说法。但业内也有传闻称,薛荣兴因为个人问题被披露而离职。

  博弈中的四工厂

  如果按照原定规划,今年6月,北现四工厂应破土动工,但现在由于选址问题,此事被无限期推后。

  事实上,有关四工厂的产品规划早已完成,现在就等选址。现在北现顺义三个工厂,正在用100万辆产能生产115万辆车,工人节假日也要加班赶进度。

  但现在四工厂的选址决策已经超出了企业的掌控范畴。之前,韩方看中的重庆两江新区,因“京津冀一体化”而有可能发生转变。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该规划出台前,北京现代已经围绕重庆选址做出了今年一系列工作安排,但现在这些计划都被暂时停滞。

  这一重大转变,无疑令韩方恼火。据了解,原本今年3月底,现代汽车集团会长郑梦九计划来京,参加北京现代的一个重要庆典活动。但到最后时刻,郑梦九突然改变主意,直飞重庆,北京现代的庆典计划也因此而被迫取消。

  郑梦九的重庆之旅主要就是为四工厂踩点。在其造访期间,现代与重庆签署了《战略合作基本协议书》,规定现代汽车集团优先把重庆作为第四工厂选址地,重庆为其提供必要支持。现代汽车相关人士在3月26日表示,“这次协议书是双方签订谅解备忘录(MOU)的前一阶段,还剩下中国政府最终批准这道程序”。

  但就在这一天,河北省政府出台了《加快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在“工业”部分重点提出,“支持建设北汽黄骅汽车产业园,争取北京现代汽车第四工厂落户沧州”。

  “事实上,北汽已经派人到沧州高新区考察。”知情人士透露,在选址问题上,北京市政府和现代的想法不同。

  在4月12日上午,“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透露,北京汽车制造厂有限公司将整体从北京转移至河北黄骅。黄骅属于沧州管辖范围,如果此规划成形,将北现四工厂放置沧州,无疑更有利于北汽集团的整体发展。

  “北汽将制造工业从北京整体迁至河北,就是在践行‘京津冀一体化’,是受到上层支持的,而北现四工厂项目落户沧州同样也有高层授意。”上述知情人士称,现在争夺四工厂已经演变成一场关乎地方发展的竞争。

  薛荣兴受困

  四工厂选址在最后时刻出现重大变化,无疑令薛荣兴很受伤。据韩国媒体称,在选址过程中,薛荣兴负责与中国政府沟通,期间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舆论普遍认为,其离职的主要原因是四工厂落户重庆进展缓慢。

  作为现代汽车中华区负责人,薛荣兴很少在投资项目上失手。这位祖籍山东莒县的韩国华侨,会说一口流利的略带山东口音的普通话,对中国的人情世故颇为了解,这一点被郑梦九颇为看重。

  作为郑梦九的挚友,薛荣兴“空降”到现代集团后,便组建了研究中国市场的中国事务部,并在中韩建交之后的第一时间,将现代的重型设备运往中国。短短几年内,成为现代集团在东南亚和大中华区的顶梁柱。

  2002年,现代汽车能与北汽闪电牵手,薛荣兴立下汗马功劳。他通过山东“老乡”华泰汽车董事长张秀根的关系,与北京方面结识,并将现代汽车项目引入北京。随后他同样通过自己的山东背景,将多个有现代汽车投资背景的汽车零部件车企引入山东。

  “在北京现代,薛荣兴很强势。”据一位资深汽车媒体人回忆,当年在得知北汽与奔驰合作签约的消息后,薛荣兴曾单独圈定一批媒体,传达其不满情绪。

  不过在强大的政治决策面前,薛荣兴也面临困境。据了解,四工厂选址重庆是韩方的强烈意愿。目前中西部地区汽车市场消费潜力巨大,而四工厂如果落户重庆,不仅有利于北京现代西扩,还能根据相关政策获得所得税减免和进口生产设备免征关税等一系列优惠政策。而重庆方面也为此特别在两江新区内设立了中韩产业园,将韩泰轮胎、甲乙商社集团在内的一些韩国汽车配件生产商引入,以配合北现的未来生产。

  薛荣兴为此奔波一年时间,但终因新的政策变化,没能最终敲定。随之而来的是,北京现代一系列产品导入规划都将推迟。特别是之前郑梦九的重庆闪电行,如果因政策变化使所签内容成为一张废纸,薛荣兴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崔成起接棒

  薛荣兴卸任后,原北京现代总经理崔成起将接替薛荣兴负责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区事业,崔成起也将由副社长升任为社长。

  从资历来看,崔成起也因伴随北京现代成长,而对中国市场颇为熟悉。2002年,他与薛荣兴一起参与组建了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并在公司成立初期出任公司发展规划本部本部长。之后十年间,他一直致力于现代汽车在中国的事业发展。

  北京现代内部员工对崔成起的评价是,谨慎、内敛、低调,极少公开露面接受媒体采访。与薛荣兴相比,崔成起一直主抓企业内部管理。2013年,在崔成起就任北现总经理期间,北京现代以“品牌经营”作为企业前进发展的驱动力,全面推进品牌建设取得不菲成绩。

  不过,在外部公关和人脉运作上,因语言关系,崔成起比薛荣兴稍逊一筹。所以业内担心薛荣兴离职后,现代汽车在中国的高速发展会出现波动,进而影响现代在中华区的未来发展。

  据记者了解的最新情况,目前重庆、河北两地都在为北现四工厂之事积极斡旋高层,在新的利益博弈中,崔成起能否调动一切资源,使四工厂规划按韩方的既定路线前行,考验才刚刚开始。

分类:车企资讯 | 人气: | 时间:2015-09-27 00:34:41 | 发布:汽车网
本文地址:http://www.42225.com/cqzx/3874.html
本文标题:薛荣兴闪辞 北京现代四工厂将进入博弈期

更多汽车网分类

热门车企资讯汽车网

最新车企资讯汽车网

随机推荐车企资讯

最新汽车网 热门汽车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4222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汽车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16